图片 1加斯科因

图片 2加斯科因又惹麻烦了

加斯科因又出事了。上周四晚间,他在赫特福德郡斯蒂文尼奇的火车站站台上,醉酒后和前妻谢尔发生争吵并动了手,随后还与赶来劝架的车站保安发生肢体冲突,警方随即赶到,将他以“醉酒袭人”的罪名逮捕。也许加扎和谢尔的恩怨痴缠还不令人担心,最令人担心的是他又开始喝酒了。
加斯科因上一次出现在主流媒体新闻中,是上月中,当时他在自己的家乡举行“加扎复出巡回演讲2013”的活动。这也是他被送往美国亚利桑那治疗酒瘾后,第一次在家乡公开露面。当时加扎看上去瘦了很多,身体很结实,心情看上去也很不错,还开了一些玩笑。到场的200多名球迷,也对偶像恢复健康感到高兴,他们起立为他鼓掌。
加斯科因在结束治疗时曾说:“我再也不会碰一滴酒。”然而,他很快便又“复喝”了。《每日镜报》有消息说,一个月前他其实就开始再度和酒精接触,当时有电视台摄制组想拍摄他勇敢地和命运搏斗、从死亡边缘走回来的事迹,希望拍一些他走入酒吧只喝软饮料的镜头,结果却发现他又一次开始酗酒。消息来源说:“那个纪录片摄制组都知道一个月了,他们还拍下了一些镜头。等加扎被逮捕后,大家这才知道。”
此次酒后袭击爆出后,加斯科因在号子里待了12个小时,到周五才被保释出来。家人都很伤心,“我们都以为这一次他终于可以摆脱酒精、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来了。”而加斯科因本人据说也颇有悔意,认为自己辜负了5个月前把他紧急送往美国治疗的朋友们。
但《星期日太阳报》7日报道说,就在离开号子后4个小时,加扎又冲入酒店购买了一瓶7.99英镑的杜松子酒。酒保告诉该报:“我刚把酒放到柜台上,他就一把抓过去打开了瓶盖。还没等我找他钱,他就已经把酒一口喝光了。”酒保都被吓到了,“我们这里常来一些疯子,但喝杜松子酒喝成这样的可不多。我不知道那就是加扎,我可认不出他是足球明星,他看上去一团糟。”
加扎还有救吗?就像乔治·贝斯特最后几年一样,人们只能看着加扎在酒精的泥潭中挣扎着下沉,呼救、关爱、帮助似乎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。
这是一幕慢动作播放的悲剧,最关键的是,旁观者谁都没有办法找到停止键,甚至哪怕是暂停键。只有加扎能救自己,问题是他愿意救自己吗?

天空体育消息,上周英格兰足坛名宿加斯科因涉嫌侵犯一名女性,被警方在达勒姆火车站逮捕。

据《每日邮报》报道,前英格兰国脚加斯科因目前因性侵被警方提起指控。

图片 3

邮报,在今年8月20日,加斯科因曾在一列由约克开往达勒姆的火车上“不适当地接触了一位女性”。警方介入后,加斯科因在达勒姆车站被捕。当地时间本周一,达勒姆警方对外宣布,51岁的加斯科因因一项性侵犯罪被提起指控。

上周一,51岁的加斯科因乘坐一辆从约克郡驶出的火车,他在达勒姆火车站被人指控对一名女乘务员动手动脚,这种“不恰当的接触动作”让其被警方逮捕。

警方发言人说:“一名男子将于下个月出庭受审,罪名是从约克到达勒姆的一列火车上发生性侵犯事件。”加斯科因将在12月11日在达勒姆法院出庭。

天空体育报道,在被关押不久后,加斯科因便被释放,警方目前仍在继续调查此事。

加斯科因被球迷爱称为加扎,他成名于纽卡斯尔联队,随后转会到托特纳姆热刺。加斯科因天赋出众,是90年代英格兰体育届的代表人物。1990年世界杯半决赛,点球负于西德之后失声痛哭,使他的名声达到了顶峰。

据悉,加斯科因一直在与酒瘾作斗争,他曾在天空体育节目中疑似醉酒被叫停录制,但他对外称自己只是吃了安眠药。

他的职业生涯后期一直在与酒精作斗争,2004年退役之后,酗酒几乎成为了加扎的全部。加斯科因的身体状况也因此愈发糟糕。

(来自 肆客足球)

(肆客足球)

相关文章